必赢手机客户端 > 健康 > 湖北“神医”屡开天价药方曾俩月开近25万处方(

原标题:湖北“神医”屡开天价药方曾俩月开近25万处方(

浏览次数:87 时间:2019-02-08

  9月18日,大冶普爱医院,一楼走廊原挂满据称病人送的牌匾和锦旗,现已取下,堆在一间办公室。

  自称掌口把脉“全国独家”,祖传秘方配药;患者看炎症被诊出9种病,24万元处方医后无效。

  本来患有膀胱炎的病人,被老中医徐维友看出来胃糜烂等9种病,在两个多月内开出了24.8万余元的处方。

  本来患有神经性耳聋的病人,被徐维友看出来肾功能不全等19种病,不到两个月时间,花了14万余元。

  这位宣称“近十余年来,有几万名疑难杂症患者在这里得到康复”的湖北黄石“神医”,到底有何独到的医术?又如何开出“天价药”?

  老中医徐维友给郑小凤的印象,从“神医”到“骗子”,前后不过3个月。“徐医生行医数十载,医术高超,他的药就像黑武器。”在亲友推荐下,今年3月,患有膀胱炎的郑小凤,慕名找到湖北黄石两会诊所专治疑难杂症的徐维友。

  徐维友靠“全国独家”的“掌口把脉术”,诊断郑小凤患病9种。郑小凤说她看病13次,后来还被判断出患有子宫癌、淋巴癌,徐维友70天内开出24.8万元的处方,可病情未见好转。

  郑小凤回忆,2005年,她出现尿频、尿急,最初在鄂州市中心医院检查,结果是肾炎。打针、吃药,效果不明显。

  “医生说,膀胱炎是慢性病,治不断根,也不威胁生命。”郑小凤见久治无效,在家人陪同下,从鄂州老家到黄石,来到位于黄石江滩公园的两会诊所。

  黄石卫生局的信息显示,该诊所注册于2005年11月1日,机构性质为“非政府办非营利性”,法定代表人和主要负责人均为徐维友。

  徐又让郑小凤张开两手的虎口,然后仔细端详。末了,他掏出一本《大冶市普爱医院疑难杂症专科门诊》的病历,一下勾出9种病:胃糜烂、淋巴炎、食道梗阻、黑脉症、白脉症、子宫肌瘤、肾功能不全、膀胱炎、尿道感染。

  就在郑小凤找徐维友看病的前三天,病人龙志祥说他也得到了“你的病可以治好”的答复。

  “儿子从小听力就弱,”龙父龙小林说,几年前,带儿子到武汉协和医院检查,诊断结果:神经性耳聋。医生说治不了。

  龙志祥说,徐维友看病有个特点,看前先讲个故事,故事主角不同,但内容大体相似:千奇百怪的病,经徐之手,统统被治好。

  第一次给龙志祥诊病,徐维友就是从一个故事开始的“一个女人患了子宫癌,在黄石怎么治都治不好,后来转到武汉去治疗,还是没有效果。最后找到我,癌症治好了。”

  龙小林说,徐维友看病时,不用辅助器械,只是用肉眼看,把龙志祥的掌口脉,时间一两分钟。“你有7个坨子。”徐维友把完龙志祥的掌口脉,掏出一本病历,用笔勾出19种疾病:心衰、脑血管病症、神经肌肉萎缩、支气管炎、肾功能不全等。

  吃了八九万元的药后,病情不见好转,龙小林夫妇忍不住了,一个劲儿问何时能治好。

  徐维友给他们打了个比方:就跟秧苗一样,先要撒肥,把身体调好了,才能慢慢转成青秧苗。

  到了5月14日,龙志祥看病12次,花费14万余元,还欠下徐维友3000多元。

  她说,徐维友第一次一共给她开了6天的药,“看在熟人的面子上,给你算半价。”

  划完价,郑小凤吓了一跳34500元,什么药这么贵?徐维友解释:这些都是藏药,有熊胆、蛇胆、牛黄、麝香,都是名贵药材。

  郑小凤犹豫了半天,“我的病治了很多年,内心很焦虑,听说能治好,我想试一试。”她将3万药费打了欠条,凑了4500元现金,提着两个装满药材的塑料袋回家了。

  走前,徐维友告诉郑小凤,“吃了这个药,你会拉肚子,身体也会垮下来,别担心,因为你在排毒。”

  6天后,郑小凤第二次到诊所,药费2.4万元,她给了4000元现金,打了2万元欠条。第三次,药费3万元。70天内,郑小凤先后13次开药,共花费248660元,除支付151660元现金外,还打了97000元的欠条。

  两个疗程后,郑小凤记得,徐维友把完掌口脉,告诉她,9个“坨子”已经消了5个。此外,徐维友支开郑小凤,把她患“子宫癌”的消息,告诉了郑小凤的家人。

  郑小凤说,后来,徐维友把“病情”告诉了她,“他说我的子宫癌已经转移成了淋巴癌。”

  不过,郑小凤说,服药两个月,病状并未缓解。她也考虑过停药,得到“如果停药,前面就白吃了”的答复后,只得继续。

  5月31日,一直被“癌”吓坏了的郑小凤,进了鄂州市二医院,液基细胞(TCT)分析报告单实验室检测结果:“未见癌细胞和上皮内病变细胞”。郑小凤蒙了。

  郑、龙两家虽同是鄂州人,此前并不相识,巧合的是,推荐两家找徐维友看病的中间人,同为一个叫李国富的农民。

  上世纪90年代,李国富患类风湿关节炎,久治不愈。长港农场离大冶保安镇不远,经人介绍,李找到在保安镇普爱医院行医的徐维友,最终治愈。李此后逢人便夸徐维友医术高超。

  9月18日,徐维友受访时回忆,他只读了4个月的书,12岁之前,跟着父母务农。12岁那年,一个云南籍的游医行医到保安镇高溪村,适逢下雨,徐接其回家小住。

  徐维友说,正是在此游医身上,他学会了辨认400余种中药。游医临走前,给他留下一本医书。徐称靠此书自学成才。

  成年后,徐维友在离家3公里的沙田煤矿做矿工,直到1977年。其间,徐在矿上边摸索边行医,到离开沙田煤矿前,“已是名声在外”。

  上世纪80年代,徐维友开始在家坐诊。68岁的汪杏兰1991年时曾带脑出血的儿子上徐家看病,“那个时候,找徐看病的人就排长队”。1997年,经黄石市人事局审批,大冶(黄石下属县级市)人事局给徐维友颁发“中医主治医师资格证”。一年后,由徐维友牵头,在当地建起大冶市普爱医院,他任院长。2001年,湖北省卫生厅下发104号公告,徐维友执业中医医师资格被认定。

  普爱医院病历上的“医院简介”中提到:中央、省、市数百位领导亲自来我院就诊,并有来自美国、加拿大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上千余名国际患者在我院住院就诊。

  据徐维友介绍,鄂州有个病人叫王水平,患白血癌,在武汉病发,“在我手上治好了”。

  9月21日,记者辗转找到王水平的家人,其证实,王水平确曾接受过徐维友的治疗,已康复多年,但实际情况与徐维友的描述有出入,王水平在接受徐维友治疗前,已在武汉大医院治得好了八成。

  普爱医院病历上的简介显示,“设床位60张,年门诊量几万人次,现有医技人员32名,设有中医疑难杂症专科、肿瘤专科等10余个科室,拥有多台高精技术设备,总价值约300多万元。”

  不过,9月17日,记者在湖北省卫生厅官网上,检索到大冶市普爱医院的登记信息为:实有床位20张、职工总数21人,万元以上设备数、50万-100万元设备数、100万元以上设备数,三项均为“0”。

  9月18日,记者找到位于保安镇高溪村的普爱医院。医院3层楼,未见到医生,也未见住院病人。附近村民说,医院已很长一段时间未收治病人,改做卖药了。

  郑小凤、龙志祥两人曾表示,之所以信任徐维友,除了他宣称的“高超医术”,还有徐维友身上多重的“光环”。

  黄石广电网的信息显示,徐维友曾任湖北省第九届政协委员、黄石市政协委员、大冶市、黄石市公安局监督员、中国国情研究员。历年荣获国家、省、市各级各类“先进个人”光荣称号。

  不过,徐维友资料宣传中其在中医行业的造诣以及他治疗疑难杂症的名声,在黄石民间和中医界形成较大反差。黄石多名中医称,当地中医界开业务研讨会,从未见过徐维友的身影。

  黄石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称,几年前,黄石一政协委员爱人的老胃病久治不愈,找到徐维友。徐免费治疗,开了几味药,最后患者却吃成胃胀,茶饭不下。这名患者后被送至二医院检查,已是胃糜烂。后经医院治疗,方才康复。

  徐维友掌口把脉的诊断方式,让患者印象深刻。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自称,“全中国就我一个人会看掌口脉”。不过,对于掌口把脉的科学性,曾任职于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的张田勘称,“闻所未闻”。

  如今,郑小凤、龙志祥两人关心的问题是,徐维友所开的那些中药材怎么那么贵,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多位黄石老中医解读了一张徐维友开给郑小凤的处方单这张处方总共 23味药,药价3603.2元/服,除元寸、熊胆、藏红花、雪莲及牛黄5味药材名贵,其余大部分为普通药材。““药量很重,药性很大,胃受不了,好胃也会吃坏。”在这张处方单中,仅元寸(即麝香)一服就是6克。大冶市中医院一位从业48年的老中医称,“这么大剂量的麝香,一个药铺的储量或一家医院的药房,都可能没这么多货,完全有必要怀疑这些麝香的真实性。”

  据了解,医保目录外的中药材价格,并不在政府指导价范畴,尤其是稀缺的名贵中药材,价格随行就市。记者走访黄石多家中药材批零点发现,徐维友所开处方中,牛黄、熊胆、蛇胆、麝香、龙胆花等多味名贵中药材,批发零售市场并无销售。9月18日下午,徐维友接受记者采访时,针对药材来源和真实性的质疑,未作正面回应。

  郑小凤说,9月8日,湖北媒体曝光“天价药”后第六天,黄石药监部门前往两会诊所取样调查。

  9月19日,黄石市药检所给出的答复是,抽检药材为:牛黄、麝香、熊胆。三味药中,作为地市级的药检所,只有牛黄可以出报告单,“初步看,药品无问题”,另外两味熊胆和麝香,地级市药检所不具备出报告单资格。

  徐维友的儿子徐承香说,黄石药监部门先后3次前往诊所调查,初步整改意见是:对药材的储存环境,放置老鼠夹;对药材的使用,事先征询患者的意见;提供药材的进货发票。

  9月21日,徐承香把郑小凤、龙小林叫到一起协商,答应给予经济方面的补偿。

  “不能说是退钱,他要我们换一种说法,向徐维友求助。”龙小林说。“我们给钱的目的,不是承认治疗问题,而是考虑到父亲年事已高,不影响他的声誉。”徐承香这样向记者解释。当场,龙小林写好一封求助信,交给徐承香。

  近日,郑、龙两人说,还没有拿到钱。原来,徐家给予“救助”,还附加另外一个条件:郑小凤要删除此前她在网络上发的投诉帖子,“不删完,不给钱”。徐承香说,家人把73岁的徐维友送回了保安镇老家,决定不让他再行医了。据《新京报》

本文来源:湖北“神医”屡开天价药方曾俩月开近25万处方(

上一篇:兰美女似“充气娃娃”爆红(组图)

下一篇:【卫报】拒绝物化女性从使用充气娃始